允許我們的創傷存在吧!

我是一名憂鬱症患者,同時也是一名PTSD患者。
發起專案並不是想要博取同情。
我的初衷很簡單。
只是想和大家一起談談我的憂鬱和創傷。
創傷是看不到的,但不代表並不會影響我們的人生與生活。
我想要大家和我一起面對自己的傷口,並且和我一起治癒。
為何一定要堅強呢?
偶爾允許自己和我一起悲傷憂鬱,讓那些不快樂和只有自己知道的傷口宣洩吧。
讓我們成為一個懂得談論情緒允許自己脆弱的人。

VernaLee

4

訂閱

10

追蹤

不哭了以後,然後呢?

我只是一名患者。

憂鬱時,我只覺得自己非常沒用,充滿罪惡感。

不應該活在這世界上。

但那就是我的憂鬱症作祟!

我有屬於我的創傷,我相信每個人一定都有的。

傷痛並不能比較,也無法量化。


這個社會總是要我們吞下所有的苦,咬牙撐著,要我們不要是個玻璃心的人。

當我們因為壓力哭了的時候,多少人在背後指指點點呢?

但不堅強也是一種選擇。

為什麼我們不可以不堅強?

而必須逞強?


我難道沒有權利說一聲:『我受傷了嗎?』

為什麼承認自己受傷,會被貼上負面標籤呢?

沒有人渴望受傷,但每個人一定會受傷。

因為我們往往會不小心或蓄意傷害到人。

但受傷後,社會只告訴我們:『哭完要馬上站起來』。

社會只要我們:『不能因為一點小事而難過。』

會難過,就代表那件事並不『小』,自以為是地說出是小事的人很可恥。

至少我這麼認為。


『允許自己悲傷,允許自己脆弱。』

就如同我與你們分享我的傷口與憂鬱一樣。


一句沒關係到底能改變什麼?

我很常聽到一句話就是我不會安慰人,尤其是在哭的人。

我想問的是那些『所謂』被認為會安慰人的人,真的有安慰到人嗎?

從小到大我看過很多人哭過,當然也包括我自己在內。

首先請大家試著回想自己哭的時候,身旁拍著你的肩膀的人對你說了什麼?

亦或是小時後跌倒了,因為疼痛所以哭了的時候爸媽說了什麼?

『沒事沒事,你乖,不要哭了!』又或者是『痛痛飛走了唷!』


然後呢?

嗯對然後呢?


小時候也許真的能天真的以為疼痛會飛走。

但長大後,你相信疼痛會飛走嗎?


我想問的是:一句沒事了不要哭究竟能改變什麼?

我並不是想指責那些安慰別人的人,我想問的而是那一句話之後我們還可以做什麼。

沒事了你乖,這些話是想『安撫』當下在宣洩難過情緒並且情緒激動的人,但不哭了以後,我們難過的情緒並沒有就此結束,不是嗎?

令人難過的事依舊存在著,但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因為同一件事情哭泣,社會上的眼光只會認為你玻璃心抗壓能力低。

或者是:我明明安慰過你了,你到底還要哭多久?


那一句沒事真的只是『安撫』並不算『安慰』。

小時候跌倒了因為痛而哭,爸媽說擦藥就好會好,疼痛會飛走。

長大後當我們不是因為肉眼看得到的疼痛而哭時,沒有藥可以擦了,疼痛會飛走嗎?

不會!

當然不會啊!


但肉眼看不到的就不算傷口嗎?

失戀了所以難過想哭,失戀難過想哭的理由是什麼?

哭了是為了宣洩,但若只是一直哭,難過會消失嗎?

『傷口癒合是需要時間的。』

常常有人這麼說,首先:確實需要時間。

但那些時間如果只是用忙碌掩蓋傷口或假裝傷口不存在,那所謂的傷口並沒有癒合,傷口依舊存在著。


可是啊!

沒有人教過我怎麼讓傷口癒合。

我只知道我受傷了。

而有時卻連說自己受傷的權利都沒有時,怎麼辦?

你們只要我們不哭了馬上站起來,但傷口還在流血,我們站不起來啊!

『沒事了,沒關係的』不是處方簽,並不會使傷口癒合。

哭過了不代表沒事了,傷口存在就必須治療,但心頭上的傷口如何治療?

我想陪你們一起面對傷口,一同醫治自己的傷口,一起變更好!




承諾與目標

我承諾我會繼續在youtube上分享憂鬱症的相關系列影片,以及開始和大家一起展開了解PTSD的旅程。
也會和大家分享我的治癒過程,還有我脆弱不堪的一面。
允許脆弱的自己存在。
創傷會是美麗的疤痕的!
即使再痛苦,我都願意和大家一起走下去。
談論情緒是需要練習的,面對傷口也一樣需要勇氣。
有時候只是需要一個人推你一把!


階段性目標

目前還沒有設定階段性目標


facebook google-plus instagram twitch twitter wechat weibo youtube crying dead embarrassed happiness in-love laughing sad sunglasses surprised thief